返回

召唤群雄帝王系统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五章:儿臣绝无为帝之念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大殿内,赵长青的情绪压抑至极点,痛失昏庸值后,又被自己老子突然叫住,这怎么看都怎么不像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大魏皇帝仔细看着面前的大儿子,突然对他感到了几分陌生之意,想了想说辞,尽可能的柔和道:“说说吧,从何时将手脚插进羽林军的?”

    赵长青闻声心中略微一惊,作揖道:“父皇,此言何意?”

    大魏皇帝开口道:“陈庆之是你的人,父皇早就有所察觉,可是不成想你却将他隐藏的极好,能够在无声无息间就调动八百士卒随时待战,这份聪慧,当真是绝无仅有啊。”

    赵长青摇了摇头,道:“父皇,此事多虑了,他平日里负责教导羽林军枪棒之术,自然有些兄弟也是正常的,而且国难当头,勇赴国难者,从古至今都不会缺少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别说您老不明白为什么陈庆之能够在一瞬间便调动八百袍泽,就连我也很吃惊啊,我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!

    而且,八百人怎么就能赢了呢?没天理,真是没天理!

    早知道事情会这般发展,我就不让陈庆之去当教头了,当初是因为他一直在我身边当跟屁虫使我烦了,我才让他去的,但是谁知道,能出这么一档子事呢?

    唉,悔不当初啊!

    大魏皇帝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赵长青,随后背过身去,闭上双眼,负手而立,语重心长道:“长青,跟为父说说,想坐这崇德殿上的龙椅吗?”

    赵长青没有任何犹豫,脱口而出道:“儿臣绝无不臣之心,这皇帝,说实在的,儿臣不愿当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他一心志在修行,谁知道系统非让他去当皇帝?

    他明明不想当皇帝的啊!

    大魏皇帝摆了摆手,唉声叹气后道:“下去吧,为父累了,明日早朝,记得按时到,别再饮酒了。”

    赵长青点点头,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早朝?

    我从来不去的啊!

    让我去做什么?

    想不通,也不想问,慢慢退去。

    直至离开殿外,和他的亲妹妹长乐站在一起向远处走时,大魏皇帝才转身遥望着他的背影,显得尤为孤寡,喃喃自语道:“父子何时相疑到这般程度了?”

    真当朕是傻子吗?

    怪不得你十岁时突然大变,原来一直在藏拙。

    从大殿醉酒,到陈庆之主动请缨,再到你让他们说出如何胜利的法子,看似之间没什么联系,其实你早就事先安排好了对不对?

    军阵奇才,隐者风范,多年不鸣,一鸣就要惊人吗?

    父皇问你对那个皇位有没有意思,其实是想听你的真心话啊,这天下间,有谁不愿当皇帝呢?

    如果你愿意去争,大不了父皇给你个机会便是,毕竟父皇有愧于你,你那些弟弟们,各个心狠手辣,在朝堂上肆无忌惮的结党营私拉帮结派,你没朕支持,怎么能赢呢?

    你十岁那年遭遇暗杀,在床上躺了整整七天七夜,醒来后就性格大变,逐渐远离为父,可是觉得是为父怕你当了太子的路,故而便猜疑为父了?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,你让为父怎么办?

    你娘死的早,你娘家里既无权贵也不是世家大族,为父…朕当年若是让你当了太子,恐怕你早就一命呜呼,但是谁知道,你竟会这般隐忍?

    这些年随着你大姐入蜀山剑宗学艺,你才能在皇宫里得到一丝安宁,这朕又岂能不知呢?

    你将自己伪装成一副只知饮酒作乐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其实是怕再次遇到刺杀吧?可是隐藏了这么多年,为什么突然决定要一鸣惊人了?你可知道,你无权无势,父皇的身体日益渐差,若执意争那龙椅宝座,怕是毫无希望啊!

    可怜孩子,是父皇无能,让你这些年受尽了委屈,将来,父皇必为你谋好生路,让你富贵一生。

    大魏皇帝眼中逐渐有了泪光。

    皇室有亲情,只不过在那张龙椅的冲击之下,任何亲情都只能深藏其中。

    赵长青可不知道自己这位便宜父皇居然想了这么多,他当初穿越到这个世界时,原身体主人已经‘死’了。

    而这些年,他真的不是有意藏拙,他只是厌倦皇室争斗,想一心沉浸在修行当中而已,至于贪酒作乐,是因为古世界娱乐项目真的太少了,每日修行完了没事做,总要借着酒意找点乐子玩吧?

    身为大皇子,这应该不过分吧?

    都城之围暂解,但是大魏皇帝的心中却有郁积,他决意在皇城内走走看看,散散心,也

第五章:儿臣绝无为帝之念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